1. <small id="nfo9n"><td id="nfo9n"></td></small><table id="nfo9n"></table>
      2. <noscript id="nfo9n"><track id="nfo9n"><strike id="nfo9n"></strike></track></noscript><noscript id="nfo9n"><source id="nfo9n"><strike id="nfo9n"></strike></source></noscript>

        1. <meter id="nfo9n"><nobr id="nfo9n"></nobr></meter>
          <video id="nfo9n"></video>
          <pre id="nfo9n"></pre>

          <video id="nfo9n"><option id="nfo9n"></option></video>
        2. 當前瀏覽器版本過低不適合瀏覽此網站請您更換高版本瀏覽器,點此鏈接下載
          首頁 > 行業洞見 > 世聯聲音
          陳勁松:反脆弱,比強大更重要 發布時間:2021-10-28



          在機場托運行李,有一個標簽中文叫“易碎”,英文叫“Fragile”,這非常要緊,因為行李在旅行過程中要面對不確定性(如野蠻裝卸、極端天氣……)。之所以成人在乘飛機時,身上不用貼這個標簽,是因為在面對不確定時,成人可以趨利避害,意識自主可控;但兒童,尤其是獨自旅行的兒童就需要了。也就是說“脆弱性”,是對不可控的環境沒有辦法,只能需要特殊的關照。

          一般人應對“脆弱性”,往往采取的是“安全墊”策略。比如將易碎的物體包上一層防護,這是必需的,雖然增加了成本,但一般情況,也就“防脆弱”了。

          麻煩在于“非一般情況”,是“防脆弱”解決不了的,比如極端天氣。雖然強壯的身體抗折騰,但抗不過突如其來的“嚴寒”和“大洪水”。這個時候,我們就需要“反脆弱”了。


          強大,原則上屬于“脆弱”。比如恐龍足夠強大,但在極端環境變化下,死得最快,特別不能適應,這方面可以對比的是螞蟻,在此不必多言。

          強壯,是屬于“防脆弱”,足以在生存競爭中勝出,即在同類物體中活得最久,但對品類滅絕的環境仍毫無辦法。比如霸王龍,可能興許是最后一只恐龍,又如何?

          想起太平天國,李鴻章率淮軍前往上海剿長毛,臨行時老師曾國藩贈言曰:“挺!”,這“挺經”確實是強壯者的取勝“法門”。但,細想曾老師在此隱含了一個前提,即時間在曾李一邊,真理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相對于霸王龍來講,冬天實在太漫長了。
           


           三

          《反脆弱》是一本老外寫的書,最大的看點就是“反脆弱”這個概念本身。因為找不到相應的詞,所以用一本厚厚的書來講。幾年前讀時,感受并不深,“溫水煮青蛙”時,漸變的環境,不足以使青蛙意識到脆弱。

          這本《反脆弱》有一個例子,就是美軍和阿富汗的塔利班,誰強壯?誰脆弱?書中說美軍找到了對付塔利班的辦法,就是“前線小、精、靈,后臺數字化“,但今年的事實證明還是大敗,塔利班是真正的“反脆弱”!

          “反脆弱”的意思不是強壯,也不是柔軟,是承受環境打擊與秩序混亂時,反而愈打愈強!

          這樣的“反脆弱”太值得研究了,如果說阿富汗離我們太遠,李云龍的“獨立團”似乎可以成為一個好案例。



          反脆弱第一條,是不躺平的“精神不脆弱”。李云龍總結的“軍魂”思想,是“無論對手多么強大,也要亮出自己的寶劍”,兩強相遇勇者勝。但這只是軍魂的一面,不怕的另一面才是關鍵,就是“不做虧本的買賣”,怎么打才是關鍵。這兩方面其實是一碼事,相輔相成。否則打順風仗驕傲,吃敗仗時氣餒,就是“脆弱”。

          反脆弱的第二條,是變形蟲的“組織不脆弱”。團長也好,營長也罷,打到師級規模又如何?視“級別”于不顧,只關注戰果,從來不講規范、配置、待遇、給養、條件……這些事打完勝仗再說。

          反脆弱的第三條,是不服管的“戰場抗命不脆弱”。這話不用多說,前線說了算,讓聽到炮火的人指揮,這道理都懂,但做到的不多,原因是其前條件為抗命者要承擔風險。

          反脆弱的第四條,是特能熬的“生存不脆弱”,自己活好,還“不做虧本的買賣”。都是國軍編制,老蔣不給軍餉,怎么活?這才是八路軍的生存競爭力!說實在話,小日本與其說是戰死的,不如說是被熬死的。

          反脆弱的以上四條屬于“李云龍法則”或者叫“塔利班法則”,屬于比較土的做法總結,還稱不上理論?!斗创嗳酢分械囊恍案叽笊稀钡睦碚?,才是戰略層面的。

          比如“啞鈴配置法則”,即在環境承壓的情況下,資源不能均衡分配,而是要“兩端配置”。這樣,即使損失一頭,量也是有限的。而另一端則因此受益。我覺得解放戰爭中,偉大的黨中央就是這么干的,而國民黨的均衡配置就極其脆弱。

          還有一點最為要緊,就是“脆弱定位”,把自己定位為“脆弱”沒啥壞處,這樣才可以評估自己哪里會出問題。所有的商業模式,幾乎都有一個特點,就是那些使你“成功”的重要因子,也會因為環境的突然變化,成為你“失敗”的致命之痛。比如,房地產的“杠桿”。這樣就簡單多了,把過去引以為傲的經驗,反過來檢討一下,可能就事半功倍。


          有人總喜歡預測,然后制訂最佳戰略來應對未來,就像人們日??偪刺鞖忸A報來決定穿什么衣服一樣。

          其實,千百萬年以來,我們先祖們是沒有天氣預報的,他們是怎么活下來的?他們才不至于“脆弱”到依靠天氣預報呢,不費那個勁,只需備一件冬衣。


          既然未來是充滿不確定性的,憑什么你能確定未來?所謂“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當然也有“時人不識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聯系我們
           
          投訴建議
          黑名單查詢
          查詢
          X
          網站地圖
          關于我們
          公司概況
          發展歷程
          高管團隊
          合作伙伴
          聯系我們
          信息公開
          世聯服務
          大交易
          大資管
          服務案例庫
          行業洞見
          世聯研究
          世聯聲音
          世聯刊物
          新聞中心
          世聯動態
          媒體報道
          播客庫
          投資者關系
          披露信息
          公司治理
          定期報告
          來訪登記
          加入世聯
          校園招聘
          社會招聘
          培訓發展
          文化印象
          世聯行 002285 境內首家登陸A股的房地產綜合服務提供商   RMB
          顶级欧美熟妇XX,丁香五月开心六月激情综合视频区,99久久99国产免热在播,欧美成人全部免费a片